一位从事几十年翡翠“切石”的师傅,他眼里的“赌石”是怎样的?

  • 一位从事几十年翡翠“切石”的师傅,他眼里的“赌石”是怎样的?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赌石
摘要

几场秋雨后,瑞丽的天气明显的有一点转凉。我到达刘鑫店里的时候,雨刚好停下。可能因为下雨的缘故,今天刘鑫的店里显得有点冷清。这家看起来不大的切石小作坊就是我们今天

几场秋雨后,瑞丽的天气明显的有一点转凉。我到达刘鑫店里的时候,雨刚好停下。可能因为下雨的缘故,今天刘鑫的店里显得有点冷清。这家看起来不大的切石小作坊就是我们今天要采访的目的地。刘鑫就是这家店的店主。

与刘鑫认识挺久了,今天算比较正式的采访一下。看我这么庄重的样子,刘鑫显然有点不大自然,但茶过几巡,显然刘鑫的话匣子也打开了。刘鑫觉得从事这么多年的切石工作,今年应该算是最糟糕的一年了。他觉得这完全因为疫情的原因吧,往年的这个时候,刘鑫的收入已经挺可观了。刘鑫说做他们这行的没有什么金九银十的说法,基本每天都有生意。但是今年显然是不一样的,今年前半年基本没什么生意。好不容易在6月份左右有了点起色,8月底瑞丽又爆发了疫情,而他的作坊也被迫停业了一个多月。

一位从事几十年翡翠“切石”的师傅,他眼里的“赌石”是怎样的?
刘鑫是地地道道的瑞丽本地人,问他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切石这块工作的。刘鑫望着店里挂着的全家福,说道我这应该是子承父业了。刘鑫父亲也是做切石这块的,店在几十年里换过几处地方,但是店名从来都没换。刘鑫指着门口“刀刀涨”三个字的牌匾,问我:你是文化人,你说我这算不算百年老字号了。

一位从事几十年翡翠“切石”的师傅,他眼里的“赌石”是怎样的?
一位从事几十年翡翠“切石”的师傅,他眼里的“赌石”是怎样的?
百年肯定是没有的,但是这三个字估计传承了几十年了。而这三个字,估计也是所有玩赌石的人的心声吧。

我问刘鑫,从小就开始切石,见到涨得多吗?

刘鑫只是笑笑,然后指了指他店旁边那一堆废弃的石头。我知道这是翡翠原石切完后没用的废料。刘鑫说,今年生意不大好,所以就这么些。我望着那堆叠起来像一座小山一样的废料,心想这都应该有几十吨了吧,这都不叫多。刘鑫似乎看出我的想法,有点骄傲的和我说,往年的时候,基本两三个月就要请货车司机帮忙运走处理了,可今年他可是连货车司机的电话都没打过。显然刘鑫觉得他的生意好不好直接用屋旁的废料来衡量就可以了。

一位从事几十年翡翠“切石”的师傅,他眼里的“赌石”是怎样的?
刘鑫说切涨的肯定有,但是你看这些废料就知道切垮的肯定不会少。涨与垮是玩赌石的人天堂与地狱两重天。只是基本涨垮和刘鑫没什么关系,他只收切石的加工费。而在这里,别人拿来切石,刘鑫基本不问原石多少标下的,即使你问了,别人也不愿意讲。玩赌石的的人都这样,切垮了基本谁也不会说,难受的事情自己慢慢消化。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出于怕让别人知道自己看走眼了而觉得丢脸,还是说怕切垮后遭人嘲笑。他们基本不会告诉任何人自己切垮了。有些人切完后一看垮了,勉强加工取件也没啥利润,基本就往刘鑫屋旁的废料区一丢就走人了。当然也有些人会将这些废料拿回去,然后再仔细研究研究,毕竟吃一堑长一智,希望下回不会再在同一个地方看走眼了。

一位从事几十年翡翠“切石”的师傅,他眼里的“赌石”是怎样的?
我继续问刘鑫,看了那么多原石,也动手切了那么多,应该对翡翠原石很了解,有没有想过自己去玩玩。

刘鑫说自己早年的时候确实有这样的想法,但是那时候他爸不让。那时候他也有点搞不懂,他爸为什么其他事情都挺由着他来的,唯独这事却咬死不让刘鑫碰。后来石头切多了,刘鑫似乎也能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。

因为自己切石,虽然不知道那些翡翠原石是什么价格标下,但是涨垮心里还都是能明白的。基本见多了切垮的,你就会明白赌石你把它当作娱乐消遣那还是可以的,如果你有这份闲钱,并且不玩大的话。但是如果想靠这个东西发家致富,那希望可能就像你买彩票中了特奖一样。

一位从事几十年翡翠“切石”的师傅,他眼里的“赌石”是怎样的?
但是近年来对于翡翠原石投资的人也是越来越多,但这些人刘鑫看起来都是比较理智的,只是拿一些剩余的钱当作投资,涨垮也都能接受,一些人还都能小赚一些。和早些年相比,情况明显好了很多。刘鑫说前十来年,拿全部身家来赌一块石头的不在少数,这些人基本都是赌石赌红了眼,想着靠这个赌石一夜暴富。在刘鑫看来这些人既有点可笑又有点可怜。可笑的是不好好努力却想着靠运气赌石,然后一鸣惊人。可怜的是这些人往往都很难有个好的结局,要不倾家荡产妻离子散,要不几十年的努力付之东流。

一位从事几十年翡翠“切石”的师傅,他眼里的“赌石”是怎样的?
但后来听多见多了,刘鑫对于这些人也没有了太大的情绪波动。刘鑫觉得自己是个矛盾的人,有时候他既希望自己的生意好,有时候又希望自己的生意不要太好。他知道自己的生意好的话,那么玩赌石的就多,但是如果自己的生意不好,又难以接受,毕竟自己靠这个吃饭,没有收入,一家五六张口估计只能喝西北风。所以像今年一样生意不是太好,没少被他自家的婆娘抱怨。

这次采访没有见到刘鑫嘴里的那个婆娘,但我想嫂子应该是个比较务实的人,和中国的普通家庭主妇一样,关心的就是自己的柴米油盐,但是我们的生活又何尝不就是这些柴米油盐呢!

一位从事几十年翡翠“切石”的师傅,他眼里的“赌石”是怎样的?